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林荣:守住我们的“根”——由五位诗人的五首“乡村诗”想到的
林荣:守住我们的“根”——由五位诗人的五首“乡村诗”想到的
作者: 承德好人网   来源:承德好人网   发布时间:2017-4-29 21:52:27
        《中国乡村诗选编》主编、诗人张联转来几位诗人的乡村诗歌作品,这些心血之作深深地触动了我:它们,无疑都触到了我们生存、生活、为人的“根”。
 
        说到“乡村诗”,会很自然而然地想到“田园诗”,它们系同一根脉。中国最早的田园诗人陶渊明留下了许多为人喜爱、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作品,比如《饮酒》《归园田居》《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诗》等。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作的主要题材,他的诗以纯朴自然的语言、高远拔俗的意境,开辟了中国诗坛的新天地。在他的诗中,随处可见可感的是他对污浊现实的厌烦和对恬静的乡村田园生活的钟情与热爱。其代表作《桃花源记》描绘了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剥削,自食其力,人人自得其乐的社会。陶渊明的诗为后世“乡村诗”的写作树立了一个标杆。及至后来,历朝历代皆涌现出诸多田园诗人,诗人们写作的侧重点虽有所不同,但安宁释然的乡村田园生活多为诗人们的写作基点所在。
 
        在此,我仅结合自己粗浅的认识和理解,说说个人对于“乡村诗”的认识。田园生活滋养了我们的文明,“乡村诗”源于田园生活,但又不能窠臼于此。诗人可以从乡土的视角来书写反映乡村生活中的风土民俗,可以是由此而延伸出来的融合“生命直觉”和“理性思考”的表达,当然也可以是对海德格尔所言的“诗人的天职是返乡”的诗意诠释。
 
        经历过漫长的农耕社会之后,当时间的车轮碾压到工业文明的当下,当古老意义上的田园乡村被钢筋水泥所代替,当乡村田园生活的慢节奏被汽车、火车、飞机的快节奏所替代,当人们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急促,当城市的霓虹代替了烛盏油灯,当我们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便捷和浮华,当我们越来越远离田园乡居的安宁,今天的“乡村诗”也就不能仅仅再是题材或地理上的概念了。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乡村诗”可以归结为“寻根”诗。在此背景下,我们的乡村诗人的“乡村诗”所表达的更多的是对古老的农耕文明的怀念和追忆,对于宁静生活的留恋,对于恬淡闲适的精神生活的向往,对于生存之“根”、生命之“根”的寻找和坚守。
 
        不妨从五位诗人的五首诗中来找寻并触摸我们的 “根”。
 
        曾烟的《上帝,你看见了什么》是一首冷叙事诗作,诗人的叙述不急不缓,这些场景再现如同一部用心而别致的微电影,诗人用细节征服了读者,令人为之感叹。那个年老的拾荒人,她驼背,瘦弱,她拾荒而不乞讨,她吃简单的早餐,她有一双瘦骨嶙峋的手,她不离不弃轮椅上的爱人,她贫穷却有尊严,她有坚贞不渝的爱,有自己平淡、心安的日子。她有生活的信念。她相信上帝是仁慈的。她活得自我而认真,她活的任性、坦然而不卑不亢。信念、尊严,爱,坚强地活着,这当然就是我们的“根”!
 
        柯桥的《光阴慢》一诗虽然简短,但含载的信息量却非常大。一个孤独的老妇人,她的家人呢,她的儿女们呢?为什么一个原本应该安享晚年的老人还在为生活奔波,这背后应该有着其他的原因:子女的不孝?或者子女不在家,外出投入到了打工的浪潮中去?或者儿女们都在城里安家落户了?我猜想的种种这些,在当下农村并不鲜见。但也许并不是子女不孝,只是很多老人难离故土,难以适应城里的生活环境,他们更愿意在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度过自己的晚年,这是如今很多农村老人的实际生活(话题说远了,这涉及到农村养老的问题)……如果抛开这些猜测,柯桥的这首诗让我看到了一个苍老的、蹒跚的、缓缓拖动干柴的身影,一个勤劳的母亲的身影,一个不依附于他人的身影,让我看到了千万个顽强着生存下去的劳动者的身影。劳动,不依附,不等待,自食其力,这当然就是我们的“根”!
 
        诗人姚瑶的《野草蔓延》 ,无疑是一曲写给这世间最弱小、最卑微的生命的歌。然而,这些卑微而弱小的生命却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大部分时间,我与这些野草对视/我需要一个春天的时间/来收拾野火烧不尽的残局”,这是诗人姚瑶《野草蔓延》一诗里的诗句——理性而疼痛的诗句。诗人当然知道“野草”们有着几乎一样的命运,诗人为此而哀,为此而痛,然而诗人更为此由衷地赞美,他赞美这顽强而不屈服的生命,他尊重它们,他敬畏它们,他把它们整齐地收进他的诗里,他为“野草”们写诗——野草蔓延,那些最底层的人们正在努力着、奋斗着,那倔强的、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当然就是我们的“根”!
 
        在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的今天,张知泥笔下的乡间小路或已成为难得看到的事物,成为过去千百年乡村历史的见证者,成为古老乡村的一个缩影。它“只为从乡里出来的人/提供返乡的路标”,无论这“乡间小路”是如何的“一波三折”,在我们精神世界的深处,它永远都是一枚“定海神针”,沿着这条小路往前走,就可以找到家,就可以见到守候在那里的亲人。走在这“一截儿宽,一截儿窄,一截儿上扬,一截儿平进,一截儿下行”的乡村小路上,我们不慌张,不必躲避城里马路上的各种车辆。我们可以在这样的路上慢下来,欣赏周围的田园风光,我们不必急着赶路……走在这里,我们的心踏实,彼此不再陌生,成为彼此熟悉的亲人、朋友。这条“乡间小路”便是人间亲爱的象征,是安闲怡然的代名词,就是我们的“根”!
 
        刘玉蓉的《稻草人》读来令人唏嘘、感伤。我们都曾见过田垄间站立在风中的稻草人,而今天田地中的稻草人尤其孤单、落寞,正如那个孤单地留守在村庄里的老人。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为了改变生存现状,该走或者不该走的人都走了,他们离开生活居住了多年的村庄,去了他乡,去了城市。如果曾经的村庄是我们的根,那么,无疑,我们的根正在萎缩,甚至正在快速地枯萎……如果曾经的农人是我们的根,曾经的田地和庄稼是我们的根,那么,我们的庄稼和粮食正在消失,我们的农人正在孤单的守候中老去……村庄和农人,田地和庄稼,当是我们不能也不该丢弃的“根”!正像诗人刘玉蓉写到的那样:“它瑟缩地抖动/并怯怯地呼救:——归来吧,远方的亲人/人类的粮食,将如何延续?”是的,如果从某种意义上说,甘于田园乡村生活是一种安稳踏实、脚踏实地的生命品质的象征,那么,在当下物质利益至上、商业驱动越来越占据上风的今天,我们丢掉的也许正是这宝贵的“脚踏实地”的精神——这根本中的根本。
 
        写到这里,我再次回首重读,从诗人们的“乡村诗”中,已经难觅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彼时的恬淡、宁静与祥和,彼时的风土人情已渐渐消失在岁月的磨砺和时代的变迁之中。今天诗人们的“乡村诗”透露出来的是浓浓不绝的乡愁,是对于昔日田园风光、乡村生活深深的留恋和怀念,表达了诗人们对现代工业文明发展所带来的后果的担忧,以及对人类未来走向的忧惧……诗人们借助这些作品,从不同的侧面诠释着今天“乡村诗”的涵义:寻“根”,守“根”,努力地滋养并茁壮我们的“根”:劳动,尊严,信念,爱,拙朴,脚踏实地,坚强地活着……
 
        “诗人的天职是返乡”,诗人的天职是坚守、保护我们的“根”,不妨让我们从诗人们这些“乡村诗”作品中,重新回到“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生活中去吧……
                                
——稿于2017年3月
 
 
        林荣,常用笔名:东方明月。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出版诗集3部。认为写作是一种倾听,倾听自己,倾听那些可以发出光亮的事物。
 
五位诗人的五首乡村诗
 
上帝,你看见了什么
 
文/曾烟
 
每天她比信徒要早来一会
她驼背,瘦弱
戴着拾来的白色礼帽,虔诚的等候
 
她不乞讨,她只拾荒
在上帝面前,她是一个年迈的聋子
罪孽的哑巴
 
在一场雨中,她和上帝对视了半分钟
低下头,解开老修女扔出来的黑色垃圾袋
她的白色礼帽,很乍眼
上帝喜欢黑色,她喜欢白色
 
她还喜欢礼拜天的教堂
碎纸片,空瓶子,要比平常多出三倍
她相信这一天上帝是仁慈的
                            
但是,她听不到赞美上帝的赞美诗
上帝也没看见她吃简单的早餐
她嶙峋的手,只有
她轮椅上的爱人轻轻吻过
 
 
光阴慢
 
文/柯桥
 
大地的光阴慢
白杨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慢
一个老妇在屋后的山坡终于砍下一截枯枝
她已无力让木屑飞溅
但她缓缓拖动的干柴
在大地上扬起了尘土
 
 
野草蔓延
 
文/姚瑶
 
高过人头的野草,长得轰轰烈烈
一场春雨之后,即将蔓过低矮的木楼
我把它们写进诗里
装进一张A4纸里
 
大部分时间,我与这些野草对视
我需要一个春天的时间
来收拾野火烧不尽的残局
 
我把它们整齐地收进我的诗里
阻止它们漫无目的,杂乱无章
可是,我怎么也无法
阻止它们在深秋绵长的咳嗽
和一个冬天的疼痛
 
 
乡间小路
 
文/张知泥
 
一截儿宽
一截儿窄
一截儿上扬
一截儿平进
一截儿下行
乡间小路一波三折
仅是一种暗喻或偈语
不能算作命运
不与封闭的高速路
比硬度、长度、速度和效度
只为从乡里出来的人
提供返乡的路标
能看到路标的
都是亲戚和朋友
彼此不再陌生
 
 
稻草人
 
文/刘玉蓉
 
它身上的衣服
是进城打工的兄弟穿过的
头上的帽子
是远嫁他乡的妹妹闺阁里留下来的
它虚拟的臂膀
在空气中挥舞,驱逐
风,穿过它破旧的胸膛
它瑟缩地抖动
并怯怯地呼救:
——归来吧,远方的亲人
人类的粮食,将如何延续?
 
麻雀们渐渐识破了它的虚弱
纷纷从四方聚拢
一个只有老人留守的村庄
早已是一座空城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承德好人网<<<
更多>>新闻中心推荐
更多>>承德好人榜
更多>>爱心单位
更多>>战略联盟
网址导航
更多>>友情链接
长城网|承德文明网|承德新闻网|和合承德网|中国承德网|河北文明网|中国文明网|新华网河北频道|燕赵都市网|中国青年网|中国日报网|中国网|人民网|承德见义勇为网|新华网|河北新闻网|河北网|河北外宣网|河北好人网|木兰围场旅游网|河北共青团网|中国报道河北新闻|承德网|新浪乐居承德站|燕阵承德网|中国河北网|河北法制网承德频道|河北法制网|中华慈善新闻网|网易房产承德站|鸿雅招聘网|中国新闻网|新浪网|搜狐网|凤凰网|网易|腾讯网|中国好人网|承德房产网|承德就业网|承德共青团网|承德人才网|承德校园网|承德老区网|中国经济网承德频道|修齐取名网|宽城文明网|平泉文明网|新浪网承德|承德76T自行车运动网|邻里中国网|承德妇女网|中国报道承德新闻|河北师院附中|汇才弘业资讯网| 承德职业培训网|承德市一中|猫扑承德站|承德市二中|河北民族师范学院|承德医学院|承德石油高等专科学校|河北旅游职业学院|智惠承德|沧州好人网|承德资讯网|衡水好人网|紫塞妈妈网|承德于家虹美美容美发培训学校|入围中国网|淮海好人网|热河网|承德美食网|金华土山珍|互联社区网|中国百姓才艺网 |湖南民生在线|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中国网中国视窗|名人名企网|天下冀商网|中国发展报道网|腾讯汽车承德站|京津冀环保网|中国村庄网|滦南古城网 |兴隆都市网|中国文化诗歌网|全媒体中视网|中视公益网|承德方志网|丰宁满族经济文化促进会网|
指导单位:承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314-2562918    爱心热线:18231459858
版权所有:承德好人网 备案号:冀ICP备13006836号-1